(海拔3800多米的高原上,怎麼把幾十噸重甚至上百噸重的塔材運上這些峭壁陡峰?川藏聯網工程建設中,首次運用了高山索道運輸。全線路技術最難點就在湖南送變電公司所轄標段。喻軍 攝)
  
  (西藏芒康縣措瓦鄉,海拔接近4000米,湘電監理監理員在線上驗收初檢。喻軍 攝)
  
  (國家電網川藏聯網工程項目指揮部總指揮助理易建山接受紅網記者採訪,對湖南電力給予了較高的評價。喻軍 攝)
  【編者按】四川甘孜地區和西藏昌都地區擁有中國最豐富的水利資源,卻是全國最缺電的地方。為解決藏區人民的用電問題,今年3月,被稱為中國甚至世界送變電建設史上最艱難的電力工程——川藏聯網工程正式開工。工程將西藏昌都電網與四川電網聯接,不僅前期能解決昌都電網的用電缺口,後續還可滿足藏區水電開發外送。
  在川藏聯網工程建設中,國網湖南省電力公司下屬的湖南電力建設監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以及湖南送變電建設公司“吃得苦,霸得蠻,有創新”,充分發揮“湘電鐵軍”的做事風格,在青藏高原上獨樹一幟。
  9月中下旬,紅網記者奔赴川藏聯網工程所涉及的四川甘孜州及西藏昌都地區,管中窺豹親身感受了川藏聯網工程的建設難度,以及電力湘軍敢想敢乾的湖湘特質。10月13日起,紅網推出“川藏聯網湖南援建”系列專題報道,敬請關註。
  紅網特派記者 彭雙林 西藏昌都、四川甘孜州報道
  
  9月24日,西藏察雅縣阿孜鄉,海拔4600米。在因為高原反應連續失眠幾個晚上後,湘電監理總監代表何亮毅然帶領幾個監理兄弟爬桿上線,圓滿完成甘肅送變電公司負責施工建設的川藏電力聯網工程包14標段驗收任務。
  湘電監理全名湖南電力建設監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在川藏聯網工程中負責河南送變電公司、甘肅送變電公司以及西藏電建公司3個施工單位的監理工作。在此之前,湘電監理所監的河南、西藏2個標段已經驗收完成。
  經過2萬餘名電力建設者不舍晝夜的施工,目前這個被稱為中國最難的電力建設工程已經進入收官階段。最近,記者深入川藏聯網工程沿線實地採訪,感受了這一偉大工程的建設難度。
  全國缺電最嚴重
  
  來之前,記者就聽說,昌都地區是全國最缺電的地方。
  到達湘電監理駐地芒康當晚,記者一行入住了縣城的梅里雪山賓館。隨後記者就發現,賓館房間里衛生間浴霸因為電壓過低,不能正常開啟,照明用的白熾燈燈光昏暗,不時發出“嗞嗞”的聲音。電視機沒法收台,賓館老闆四郎達吉說,有可能是廣播電視局停電,電視無法轉播。
  夜晚的芒康縣城,路燈昏黃,寧靜路寂靜得像王家衛電影里的場景。
  46歲的四郎達吉是西藏昌都芒康縣曲登鄉鄧巴村村民,在芒康縣城經營賓館數年。芒康縣城的商業用電價錢為六角八一度,不貴,但是供電的不可靠讓四郎達吉和妻子很苦惱。
  “這裡用電沒個準,有時上午有電,下午就停電,停電了我們就只能用自己的發電機。”
  9月中下旬的芒康縣晚上溫度只有8度左右,畏寒的游客穿上了羽絨服。梅里雪山賓館的房間不配備空調,因為電壓低,帶不起。
  何亮從2013年8月開始隨著川藏聯網工程進場入駐芒康,當地用電的不穩定性超乎他的想象,因為隨時都有可能停電,有時手機用電都沒法保證。
  10月初,芒康縣城晚上溫度已跌至冰點以下,近處的山頂可見積雪,沒有鋪電熱毯的被窩,何亮說,睡覺都捂不熱。
  那昌都地區缺電的口子究竟有多大?
  2013年西藏昌都地區用電量達2.37億千瓦時,最大用電負荷7.6萬千瓦。預計到今年冬季,最大用電負荷將達到10萬千瓦,最大缺口約5萬千瓦。
  國家電網川藏聯網工程項目總指揮部提供的數據顯示,“十二五”期間,昌都電網最大為2014年枯期缺電18萬千瓦,這個缺口需通過昌都與巴塘聯網工程(初期降壓220千伏運行)才可滿足昌都電網負荷需求。
   中國最難電力建設工程
  
  為了藏區百姓不再燒牛糞取暖、做飯,去年8月,國家電網公司動態投資69.86億元的川藏聯網工程正式進場開工。
  青藏電力聯網工程曾被稱作世界電力史上施工難度最大的輸變電工程。而與青藏電力聯網工程相比,川藏聯網工程的建設難度有過之無不及。
  川藏聯網工程全長1521公里,線路位於怒江、瀾滄江和金沙江“三江”斷裂帶,跨越巴楚河、金沙江、瀾滄江等河谷,穿越深山密林的無人區,平均海拔達到3850米,最高海拔達到4980米,線路經過的高山峻嶺地段超過65%,建設條件之艱苦,施工難度之巨大是沒有實地感受過的人所難以想象的。
  川藏聯網工程湖南送變電公司項目部項目經理劉彬說,如果說青藏聯網工程的世界難度是高海拔和永久凍土,那麼川藏聯網工程的世界之最就是施工全線極其複雜的高山深谷地質構造以及地震、崩塌、滑坡、泥石流、風災等頻發的自然災害。
  青藏聯網工程至少施工現場地勢平坦,大型施工設備有用武之地。而川藏聯網幾乎全線都在崇山峻嶺中穿行,別說大型設備,就是性能最好的越野車都無法開進去。
  施工人員從駐地走到施工現場,本身就是不小的挑戰。劉彬說,湖南送變電公司負責施工的線路難度在整個工程裡面是數一數二的,雖然海拔不是最高的,但是施工場地的險峻程度靠前。
  “線路剛開始那段有40基電塔是可以開車上去的,一直到樁位,但是後面的100多基完全沒有路,材料靠索道運輸,人走路上去。”
  湖南送變電公司負責施工的標段全線共142基桿塔,平均海拔3700多米,海拔最高4180米。劉彬介紹,車可以開到海拔2700米的位置,剩餘的海拔就要工人自己爬上去。1000多米高的山,由於氧氣含量只有湖南的60%左右,工人們背著乾糧和水,邊走邊歇,困難的地方手腳並用,需要四五個小時。“所以常常是上去了就不想下來,下來了就不想上去。”
  不僅如此,從駐地到施工點還有很多無人涉足的原始森林,連馬走的路都沒有,要現開路。
  國家電網川藏聯網工程項目指揮部副總指揮王成介紹,川藏工程全線共架設鐵塔2700多基,約60%的塔位都沒有路。為把總計約30萬噸的物資運上高山,工程專門研發了高山索道運輸法。川藏聯網工程施工,共建設了900多條1.5噸級貨運索道,長度超過了1100公里。
  川藏聯網工程如果僅僅從企業自身的經濟效益考慮,建設的意義可能並不大。因為那麼大的投資、那麼少的人口,幾百年都難以收回投資。但是,作為一項民生工程和德政工程,川藏聯網工程必須要建,因為它能讓145萬藏族同胞用上穩定、可靠的電力,能讓他們早日告別燒牛糞、點油燈的日子。國家電網川藏聯網工程項目指揮部總指揮助理易建山說。
  “湘電鐵軍”高原鑄造新名片
  
  “這次湖南送變電承擔了巴塘至昌都的包10施工標段,是全線施工難度最大的標段之一,地形、地貌條件最為複雜。”王成表示,“當時給湖南送變電這個標段也是考慮的他們綜合實力較強。事實證明他們在這次工程裡面也表現得很出色,技術創新、環保水保以及在宣揚‘藏漢一家親’等方面,在全線都做得較好,用實際行動證明瞭‘湘電鐵軍’這張‘名片’。”
  川藏聯網工程即將在11月建成投運,目前,工程進入投運前的竣工驗收階段。梳理總結工程各建設單位的表現,王成還給予了湘電監理較高的評價。
  “湘電監理是這次8家監理單位中的標桿。監理往往偏向於軟,但湘電監理嚴格管理,擅於管理,發揮了業主和施工、設計之間的紐帶和橋梁作用,擅於解決協調各種具體的矛盾。”
  “湘電監理這次監理的標段是全線交通運輸最差,海拔最高的,平均海拔在4600米左右,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第一次在送變電建設史上引入交通安全監理,而且沒有出現大的安全事故,這跟他們強化監理措施,安全做到位分不開。”
  湖南電力在川藏聯網工程中的表現,除了自身的能力及管理外,王成說,這還和湖南省電力公司相關領導的重視及支持分不開。
  相關鏈接——
  
  川藏聯網工程包括新建巴塘、昌都2座500千伏變電站和邦達、玉龍2座220千伏變電站,新建昌都~巴塘~鄉城雙回500千伏線路、昌都~玉龍雙回、昌都~邦達雙回220千伏線路,途徑四川甘孜州的鄉城縣、巴塘縣以及西藏昌都地區的芒康縣、江達縣、八宿縣、察雅縣和昌都縣,新建線路約1500千米。工程動態投資約69.86億元,力爭2014年底、確保2015年上半年建成投產。
   工程意義
  
  “十二五”昌都電網存在較大電力缺額,最大為2014年枯期缺電18萬千瓦,通過昌都與巴塘聯網工程(初期降壓220千伏運行)可滿足昌都電網負荷需求。
  “十三五”初期,隨著瀾滄江上游梯級電站開發,聯網線路升壓500千伏運行,滿足豐餘電力外送需要。
  “十三五”末期,建設巴塘~甘孜~雅安特高壓交流,滿足金沙江上游、玉曲河電站開發外送需要。
  “十四五”期間,隨著瀾滄江上游南段大中型水電和玉曲河梯級電站開發,建設±800千伏西藏~華中特高壓直流,昌都地區形成特高壓交直流併列輸電格局。建設德格~阿壩~綿陽特高壓交流,滿足金沙江上游後續水電開發外送需要。  (原標題:【川藏聯網湖南援建】中國最難電力建設工程11月投運)
創作者介紹

strip

ji33jibl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